現在位置:蘭格首頁 >熱點人物 >熱點人物

何文波:怎樣看待中國鋼鐵工業綠色發展

 https://www.lgmi.com    發表日期:2019-10-28 9:02:36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黨委書記 何文波
 
   
      響應人民的期待,是新中國鋼鐵工業70年發展的不變初心。今天,結束了鋼鐵短缺時代,完成了國民經濟高速增長階段歷史使命的中國鋼鐵人,開始全力承擔推進綠色發展,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的新的歷史使命。
      回首70年征程,鋼鐵工業節能環保的努力從未止歇。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鋼鐵人克服重重困難,打造出一批高“顏值”的花園式鋼廠和清潔生產、環境友好型鋼廠,向世人昭示著綠色鋼鐵的魅力和潛能。
      放眼世界,進入21世紀,面對全球能源與資源危機、生態與環境危機、氣候變化危機等多重挑戰,以綠色要素投入為主要特征的第四次工業革命——綠色工業革命已經起步。堅持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引,發揮優勢、挖掘潛能,推進并引領鋼鐵制造全過程、全產業鏈的綠色革命,是鋼鐵工業守初心、擔使命的政治自覺,也是我們建成鋼鐵強國的必經路徑。
    成果頗豐綠色鋼鐵不負人民期待
      評價中國鋼鐵工業綠色發展水平,不能脫離歷史和現實的軌跡。
      中國鋼鐵行業是環保意識覺醒較早的工業行業,環保工作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一直走在工業領域的前列。從上世紀50年代包鋼引進前蘇聯噴淋塔除氟脫硫工藝,在脫氟的同時附帶脫除30%的二氧化硫;到1978年鞍鋼提出“大打環保仗”,實施八大工程的環保改造;到上世紀80年代太鋼退休職工李雙良科學治渣,創造“渣山”變公園的壯舉;再到上世紀90年代,濟鋼實施以“四全一噴”“四閉路一循環”為代表的節能降耗和循環經濟發展創新措施……綠色可持續發展的種子早已埋在廣大鋼鐵人的心中。
      近年來,資源環境約束趨緊,百姓對藍天白云期待日切,在前期高速發展的迫切需求覆蓋下的環保要求也日益強烈地凸顯出來。作為大工業生產的鋼鐵企業的環保問題,首先被公眾關注,鋼鐵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令人自豪的是,中國鋼鐵人充分認識到,我們今天所承受的環保壓力,是社會進步的必然要求。自2008年起,河鋼唐鋼以卓有成效的“綠色轉型”,宣告中國鋼企有能力打造全球最清潔的鋼廠。2011年5月24日,寶鋼發布《綠色宣言》《產品環境聲明》,表達了中國鋼企踐行綠色發展理念、做綠色產業鏈驅動者的決心。這也是全鋼鐵行業的心聲。太鋼全力建設創造價值、富有責任、備受尊重、綠色發展的都市型鋼廠,形成了“廠在林中、路在綠中、人在景中”的生態格局,實現了與城市的功能互補、和諧共融,獲得了國家環保部門有關領導“身居鬧市,一塵不染”的高度評價,創造了城市鋼廠發展的全新模式。黨的十八大以來,優秀鋼企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兩山”理論,在綠色發展的路上付出了艱苦努力,取得了巨大成就,一批節能環保技術和指標,已達世界先進水平。盤點和客觀看待這些成就,有利于堅定全社會對發展綠色鋼鐵的信心。
      首先,鋼鐵行業節能環保指標持續改善。與2005年相比,2018年,重點統計鋼鐵企業平均噸鋼綜合能耗由694千克標煤降至555千克標煤,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大幅縮小,其中一些企業指標甚至已達到世界先進水平;噸鋼耗新水由8.6噸下降到2.75噸,水重復利用率由94.3%提高到97.88%;重點鋼企在節水和廢水治理減排方面已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噸鋼外排廢水量由4.71噸下降到0.74噸,下降了84.3%;噸鋼二氧化硫排放量由2.83千克下降到0.53千克,削減幅度達到81.3%;噸鋼煙粉塵排放量由2.18千克下降到0.56千克,削減幅度為74.3%。
      其次,一批鋼鐵企業超低排放改造取得突破。近幾年,廣大鋼企圍繞焦化、燒結(球團)、煉鐵、煉鋼、軋鋼等五大重點工序及智能制造,開展煙氣多污染物超低排放技術、高溫煙氣循環分級凈化技術、副產物資源化技術等組合式系統集成節能減排技術基于爐料結構優化的硫硝源頭減排技術、新型非高爐煉鐵、小方坯免加熱直接軋制技術、智能制造示范線建設等研究,為行業綠色化、智能化發展做出顯著貢獻。首鋼、寶武、安鋼、河鋼、太鋼、德龍、中天等一批鋼企大力推進超低排放改造并率先取得突破,為打贏藍天保衛戰、打造全球最大的鋼鐵清潔生產體系樹立了信心。
      第三,鋼鐵行業共建綠色產業鏈初見成效。近年來,鋼鐵行業積極倡導綠色采購、綠色制造、綠色產品,協同促進鋼鐵與機械、建材等制造業的綠色發展合作伙伴關系。一些先進企業開發了LCA(生命周期評價)環境決策模型和數據不確定性分析平臺,引導并協同下游用鋼產業進行綠色消費,以全生命周期理念體現鋼企對全社會節能減排做出的貢獻。
      最后,中國鋼鐵工業正在成為世界鋼鐵工業綠色發展的參與者、貢獻者、引領者。目前,中國有世界最嚴格的污染物排放標準,有世界最先進的鋼鐵環境治理技術。在行動上,中國可以說是全球少有的切實踐行生態經濟學理論的國家之一。一批先進中國鋼鐵企業也在國際舞臺上留下了“綠色足跡”:河鋼憑借“城市中水替代地表水、深井水作為鋼鐵生產唯一水源”項目獲得世界鋼協可持續發展卓越獎;寶武“LCA優秀案例”獲世界鋼協生命周期評價領導力獎;安鋼集中啟動了總投資達30億元的環保提升項目建設,主要工序環保治理效果全部達世界一流;首鋼京唐建成了世界首座完全按照新一代循環經濟理念設計的千萬噸級鋼廠;等等。
    難點待破綠色發展仍需長期努力
      在亮眼的成績下,我國鋼鐵工業綠色發展也存在著各種問題和難點,制約著鋼鐵工業綠色發展水平的提高。
      首先,企業間節能環保水平參差不齊,科學規范的環境保護長效機制尚未形成。
      70年來,鋼鐵工業涌現出一批節能環保水平先進的綠色領跑企業,但也存在魚龍混雜、水平參差不齊的現象。一些鋼企還沒有實現污染物全面、穩定達標排放,甚至有些企業節能環保投入很低,存在明顯的無組織排放問題。雖然這些企業不是我國鋼鐵工業的主流,但其對環境的破壞和給鋼鐵工業整體形象帶來的不良影響不容忽視。解決這一問題,需要構建科學規范的環境保護長效機制,堅持嚴格監管與有效激勵相結合,突出差異化管理。而目前,綠色產品評價體系、環保信用體系尚待建立健全,對不同環保水平企業的公平、公正監管也有待進一步落實到位。我們期待各級政府相關部門根植“誰環保誰獲益”的理念,加強監督管理,增加環保違法成本,調動全行業乃至全社會保護生態環境的積極性。在產能結構方面,讓實現了超低排放的企業充分釋放優質產能,同時限制污染物排放較高的產能,才是推進綠色發展的正確做法。
      其次,鋼鐵工業大生產本身和發展循環經濟所蘊含的綠色價值,尚未得到正確評估和充分挖掘。
      鋼鐵工業擁有產品制造、能源轉換、社會廢棄物消納和資源化三大功能,是發展循環經濟的重要載體。比如,鋼鐵產品的強度、成型性、使用壽命等都優于其他材料,而且可回收性強,一旦生成便是永久性資源。再比如,鋼鐵生產具備高溫、多工序的特點,余能資源量大、質高,不論是在企業內部開展“小循環”,還是與相關產業開展物質和能量的“中循環”,抑或與社會開展供熱、供電以及廢鋼、中水、垃圾消納等的“大循環”,都有著廣闊前景。但是,這樣的循環經濟價值被普遍低估,需要充分挖掘并加以利用。同時,各產業間的政策和利益壁壘,也制約著鋼鐵循環經濟的進一步發展。
      最后,在技術層面,全面實現超低排放尚缺乏經濟可行的技術方案。
      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打贏藍天保衛戰,一個“戰”字,足以彰顯任務的艱巨。目前,全球最嚴格的超低排放指標要求無疑讓一些企業感到力不從心。環保新技術的研發推廣具有長期性,新技術應用具有風險性,且改造投資巨大,運行費用高昂,為鋼企的“綠色堅持”平添了困難。這個時候,我們既需要政府的激勵機制導向超低排放投入多、效果好、水平高的企業,保護先進生產力,鼓勵企業創先爭優,又需要建立超低排放科技成果信息共享平臺,加速科技成果轉化。這兩方面的需求都非常迫切。
      協同推進釋放鋼鐵綠色潛能
      在人類長達三四千年的冶金技術發展史上,從大量使用礦石、木炭等原料和燃料,到第一次工業革命后以煤焦作為主要燃料發展起現代鋼鐵工業,生態激勵是推動冶金技術變革的一個重要因素。今天,生態環境的制約再次降臨,以人工智能、量子信息技術、清潔能源以及生物技術等為突破口的第四次工業革命悄然興起。超低排放責任加身的大國鋼鐵,理應志存高遠,借力實現超低排放改造、打贏藍天保衛戰的契機,發揮鋼鐵產業帶動力強的優勢,引領鋼鐵制造全過程、全產業鏈綠色革命,逐浪第四次工業革命。
      第一,我們要發揮鋼鐵企業創新主體的作用,下決心在一批節能減排關鍵核心技術上取得突破。如今,一些鋼企正積極選用低硫礦、低硫煤、低氮煤,采用燒結焙燒煙氣循環技術、燒結機新型密封技術及低溫燒結技術,探索負壓蒸氨、負壓脫硫、負壓脫苯等新技術;高效化煉鋼新工藝、氫冶金技術、高效低成本潔凈鋼生產工藝、新型全廢鋼冶煉工藝等攻關也正在路上。這是一個良好的開端。未來,我們要加快建立健全“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協同推進從資源獲取方式到技術路線、工藝結構等的革命性變革。
      第二,我們要積極構建鋼鐵產品全生命周期管控體系,引領全產業鏈綠色發展。這個管控體系賦予了我們用數字化手段記錄鋼鐵生產中的污染物排放、能源資源消耗、對下游產業節能減排的貢獻等環境績效信息,衡量產品整個生命周期對環境影響的能力,使我們能以可持續發展的眼光關注原料、運輸、生產、回收等全過程,不斷改進生產工藝,突出環境效益,增強產品競爭力。全生命周期管控及評價,不僅可以促進整條產業鏈綠色發展,還可以展現鋼企的社會擔當,引導社會公眾對鋼鐵產品形成客觀、全面的評價。
      第三,我們要自覺樹立大生態觀,引領循環經濟發展。黨的十八大以來,越來越多的鋼企自覺擔負起綠色產業鏈驅動者的責任,在產業鏈上輸送著綠色材料、綠色產品、綠色理念,綠色價值不斷提升。比如,首鋼將工業尾氣制成清潔能源,為工業尾氣高值化利用開辟了新路;河鋼唐鋼作為全球首家推動轉爐煤氣發酵法制燃料乙醇商業項目的企業,通過該項目收獲了比轉爐煤氣發電高1.8倍的效益……不過,不得不承認,鋼鐵工業在實現“中循環”“大循環”方面仍處于起步階段,在與供熱、電力、石化、建材等行業企業合作,以及進一步挖掘鋼企服務城市、服務社會的潛力等方面,仍需要政府這只“手”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當然,鋼鐵工業自己也要以更高的站位和更高的生態文明建設水平,利用構建鋼鐵產業生態圈的機會,主動進取,釋放綠色鋼鐵的無限潛能。
      推進并引領綠色革命,鋼鐵工業已經取得的成果證明,只要我們想做,就一定能有成效。面向前路,我們要以超低排放、近零排放為起點,針對制約綠色發展的難點、痛點協同發力,為人類生態文明的進步做出中國鋼鐵人的更大貢獻。
文章編輯:【蘭格鋼鐵網】www.lgmi.com
   關閉窗口

【相關文章】

  • 何文波:怎樣看待中國鋼鐵工業綠色發展
  • 蘭格鋼鐵葛昕:鋼市能否走出陰跌?
  • 中鋼協何文波:前8月鋼鐵增產5551萬噸均用于滿足國內需求
  • 蔡進:從宏觀經濟形勢看鋼鐵行業走勢
  • 工信部副部長:我國制造企業全球競爭力有待增強
  • 劉大成:效率才是物流供應鏈金融的首要稟賦
  • 蔡進:未來中國經濟增長在適度合理區間
  • 中金協陳雷鳴:鋼鐵電商進入新融合、新賦能的產業互聯時代
  • 鄭玉春:對當前鋼材價格形勢的幾點分析
  • 張志祥代表:鋼鐵行業已經進入兼并重組的最佳時期
  • 偷拍男女宾馆做爰视频 小草在线观看福利视频__超级巨乳_世界巨乳_巨乳网_大奶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